如果别人的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还会考虑会不会把他弄死,会不会防卫过当吗?

在意大利黑手党的总部西西里,一个黑手党的头目,经常欺负一个杂货店老板,黑手党头目高大威猛,横行霸道惯了,平时地上跺一脚,地都要抖三抖,整个西西里无人不怕,连当地警署也毫无办法。杂货铺老板矮小,长得其貌不扬,骄横惯了的黑手党头目根本就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可有一天,这个杂货老板忍无可忍,一刀把这个黑手党头目杀了,警方过来一查,不得了,黑手党大人物。

这是个真实的事情!网友们可以查一下。

今天想起这个故事是看到昆山的反转杀人案。同样,白衣男子和故事里杂货铺老板一样,都是老实人,平时不会去惹事生非,大多时候是多一不如少一事。可一旦被逼急了,忍无可忍了,己经毫无退路了,就会拼死一搏!

从网上资料来看,死者龙哥级别不一般,平时也是呼风唤雨惯了的人物。车子,女人,票子,典当行,享受着快乐而幸福的生活!一般的平民老百姓在眼里都是待宰的羔羊。欺负人久了,便会产生一种看到被欺负人认怂或跪地求饶的乐趣!而且乐此不疲,鲜逢反抗者!

这次龙哥又兴趣大发,发现白衣男子电动车挡住了他车子的去向,下车打他几下竞不还手!以龙哥之经验,这个是个软楴子,便冲上去亲手教训,自诩练过功夫的龙哥竞打不趴白衣男子,心中大为光火,竞有我龙哥摆不平的人,今后怎么在弟兄面前混?这脸面,这威信,以后谁还会服从?

怒气冲冲的龙哥返回车,拿起大砍刀,直扑白衣男,一下,二下,接连九下砍在白衣男子身上,直打得白衣男疼得左躲右闪,大脑一片空白,心想,今天只怕死定了!对方又是宝马,又是刀,还是满身的纹身,这天降横祸,自己怎么死的都无人知晓。内心已是绝望!

谁知命不该绝!

谁知龙哥凶残过猛,用力过度,大砍刀脱手而飞,飞了出去!

被刀砍疼了,砍怕了的白衣男子向刀扑过去,生怕龙哥抢到刀再来伤害自己!

龙哥在刀脱手的瞬间也扑上去抢刀!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拼了命的扑向刀,二人又同时抢到了刀,白衣男抢到了刀柄部位,龙哥抓住了刀子的前大半部份,双方便开始夺刀,龙哥一心想把刀夺回,便使劲把刀往怀里拉,白衣男男也想把刀抢到手,无奈之前脚被龙哥砍伤,自己又处于半蹲位状态,这一刀被龙哥自己的大力带着白衣男的体重生生的扎进了龙哥的肥肚上!

龙哥好生后悔,不该买这么好,这么快的刀,让自己开肠破肚了!他不甘心,他不能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话人手上,他必须将对方制服,他目怒凶光,他转身返回车去!

白衣男从龙哥的眼神看到了杀气,(他不知道在二人抢刀的过程中,龙哥已负伤!)他感到不制止龙哥,自己命危厄!为了活命,他再次挥刀砍向龙哥!

一代响当当的风流人物,龙哥就这样命丧九泉!一命呜呼!

事情的大概经过就是这样。历史告诉我们,别过份的欺负老实人!兔子逼急了也咬人!

至于是不是防卫过当,还是周保民大律师所讲的故意杀人?希望大家评评理!

按照周律师的理解,不管情况多么紧急多么糟糕,我们必须保持绝对清醒绝对冷静,尽可能不反击,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反击,只是必须找准合适的时机,犯罪分子举起刀的时候千万不要反击,因为屠杀还没有正式开始,也许只是吓唬吓唬你,反击就是防卫过当,屠刀已经进肉不能反击,因为屠杀已经结束,反击就是防卫过当,拔刀以后更不能反击,因为人家都走了,你再弄当然防卫过当,最佳时机是对方屠刀砍到半空中,然后你身体向后一仰,飞起一脚踢向对方持刀的手腕,把刀向上踢飞,并保证刀下落时刀尖向下,正好落在犯罪分子头上百会穴,犯罪分子当场一命呜呼,你成功反制,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当然,颁发见义勇为奖是不太可能了,因为你又不是举报贩毒。这个过程中你一定要掌握好几个要点,后仰起脚的时候眼睛千万不要看着对方,否则涉嫌明知踢飞的刀会杀死对方而放任其继续发生,你将涉嫌防卫过当,踢起来这一脚用力要正好,太高了对方准备时间过于充分,后退一下再砍到的又算是防卫过当,因为人家已经主动撤退了,太低了刀头倒转不了,变成了你直接用刀口踢向对方,照样涉嫌防卫过当。

从明天早上开始,请全国网民每天习练八个小时腿功,万一遇上犯罪分子,才能沉稳应对。

感谢楼主的提问。说实话,一般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感性已经战胜了理性,当自己或家人朋友受到伤害时,我们一定会奋起反抗,甚至为了出自己的气不惜打死对方。

但是,我想说一点,哪怕我们把对方打死了,那我们得到了什么?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刑期?所以说我们必须为自己和家人朋友考虑,当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一定要及时报警,哪怕我们失手把对方杀死了,也要及时报警,至少我们也算是自首,会大大减轻处罚。当我们使不法侵害人失去侵害能力,解除了自己的生命危险后,一定要停手,不要继续伤害侵害人,千万不要为了出自己的一口气而失手打死对方,这样的后果我们承担不起,毕竟我们只是普通人。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去回答的,别人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是生死关头的危急时刻,首先我会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保存自己,这是人类无条件反射,没有时间去考虑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的事了,假如我是电动车手被宝马车拿管制刀砍我我同样捡起他丢落的刀去砍宝马车凶手的要害处,处在你死我活的危急时刻必须这样去做,你不砍他他夺过刀他必定砍你,因此为了保存自己就应该奋不顾身和凶手来一个你死我活的拼搏,相信每个有良知的头条读者都赞成我的看法和观点。

我举个例子

日本侵駱战争的时候 刀枪都在脖子上,那时候咱们的老百姓还考虑过防卫过当?还考虑过判刑几年?

他们在捍卫自己民族的尊严 捍卫自己当男人的尊严。

其事都一样真的!别到了新社会、人们有了那么点知识和见识,就忘记了老祖宗传给我们的正直和尊严!

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观点,不惹事,不怕事,退一步海阔天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当别人都骑在你脖子上拉屎了,你还能忍下去吗,假如是我的话,都刀架脖子上了,还会去考虑是否防卫过当吗,男人没有点血性,还能算是个男人吗,宁可站着死,觉不跪着生,一个家庭,一个民族都必须要有点血性,不然就会被人凌辱

换作我,我会这样做:1.把车丢下就跑。这是用的刀,若是枪,跑的慢也不行。2,舍不得车,跑不了,就抱着头,趴下任老大砍吧,但愿他砍人的技术高,能给我留条小命。3,捡到刀了,双膝跪地,双手奉上,口呼:爷,您老人家饶了贱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挡大爷们的道了。4.捡到刀后,既然一时愤起,就该一刀毙命,还是平时没练过这技术,待到用时方恨少啊!5.糊里糊涂惹了这事,只有看dang咋判定了,但是只求一条,别指定周保民大律师给我做辩护。

感谢无锡桂叔的邀请作答。

这个问题比较适合三朋四友,闲坐茶叙,吹牛谈天。而且一旦聊开来,总会争个面红耳赤,反倒身心爽快。

其实这个问题假设,本身不太成立,现代人尽管多少有些缺乏安全感,但这般夺命险境,倒也很少体验,或有所考量。如果别人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想着能不能保住性命,如何才能保住性命。但想则想了,却真不知道如何危中求生、反击行事。

然则,人的求生本能下,生物反应却各不相同。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因为恐惧,只怕早就失去了反抗能力,最多不过哀声求饶,争取换回微弱生机。少数人有过特殊职业经历,或临危心理素质良好,倒还可能如题所述,一边耐心周旋,一边找寻反击机会,以期从容应对。

当然,不管胆小也好,还是胆肥也罢。面临生死一线,哪怕身软尿流,只要对方不是那么果断干脆,完全无懈可击,一遇反击良机,正常人类,多数还是宁可挺身犯险,以求活路。这时候对于造成后果,根本没有考虑余地,也没有考虑必要。反击机会一旦出现,必须马上做出零秒反应,以最简洁有效的攻击方式,一举将其干翻撂倒,并真正确认对方再无还手之力,方可罢手。

所以,受害者的所有行为,只求自保,并无任何主观可能,欲将对方弄死作为反击目的。只是势危情急,还手之时,哪里还有什么轻重可言,越是恐惧害怕,下手越不敢稍有容情,试问普通老百姓,谁能在这种电光火石间,有如此大条神经,做到适度自卫,分寸刚好?

最后一个问号,今天昆山公安机关关于昆山宝马男被反砍案的警方通报,可作最完美回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之规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依法撤销于海明案件。

突然想起了一部韩国电影《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又想起了1995年被枪决的号称新中国最冤女死刑犯的陆金凤。此二女,无论真实,还是虚构,当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时,她们只是作了应该做的正当反击,并且自保成功,但最终不幸,还是死于社会唾弃、或冰冷法律。

说实话,如果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早就被砍死了,人在受到生命威胁的那一刹那,所有的反应都是本能反应,那怕是反杀。还有一种办法去挑战自己的本能,在这件事前,无数次的预演这种情景,告诉自己不要防卫过当,不要不小心整死对方,不要让自己坐牢,等等,然后,然后,,就看看能否挑战成功。成功,完美。失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代价有点大

这个问题提的好,要不先让周大律师替我们回答一下?看他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应对?

我在生活中一直秉承的做人原则是,堂堂正正做人,本本份份做事,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法制社会,任何人都不能置法律威严于身外,要学会知法守法,对一切触犯原则的事我们都应零容忍,严打击!

当我们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当有一把刀架在脖子上时,我们的本能反应就是反抗,既然你不想让我活,那我又何需手下留情,先弄死你再说。至于防卫过不过当的狗屁言论,那是周大律师那类人格高尚的人该考虑的,我一介小民没有那么高的素质。命都快没了还顾得上想那么多!不为别的,单为我的家人我也得好好活着,我只知道在我的心中家人是我的心理底线,当他们的生命和尊严也受到胁迫时,我会毫不犹豫的去抗争,那怕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是个男人就应站着活,绝不跪着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